解密:上亿银行委托贷款怎么就成非法吸存

解密:上亿银行委托贷款怎么就成非法吸存

委托贷款的非法化路径

一笔银行委托贷款,怎么就变成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?司法层面的法律依据到底如何?
需要说明的是,在1.1亿元的委托贷款中,包括李捷克(1113万元)在内,一共有9名债权人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相关证据表明,上述8人通过转账、开票等方式把资金交予李捷克,由李捷克在浦发银行开设了委托贷款账户。
但有证人证词表明,李捷克收取了徐世国除银行利息之外的额外利息(包括银行利息在内,月息3分),存在徐世国向李捷克吸收资金的事实。另外,证词还指向其他债权人和李捷克之间存在委托代理事实。显然,问题就出在这个环节。但这一个环节存在的争议,目前也没能理清。
而李捷克的辩护律师,浙江诚鼎律师事务所律师盛少林认为,除了房丽萍及另外两名不在本案债权人之列的证人证词表明,并没有徐世国和李捷克之间的款项往来凭证,也没有其他证据支持有额外利息的事实。而两份《委托贷款合同》可以证明,贷款人为浦发银行,借款人为徐世国,李捷克为委托人。在此前的诉讼中,李捷克也是一直作为第三人,委托贷款的法律关系没有异议。
就李捷克和其他债权人构成委托代理关系,盛少林反驳称,并不存在符合委托代理法律特征的事实和证据。
值得一提的是,在2008年1月,浦发银行、李捷克和温州云天公司签订过一份类似的2500万元委托贷款合同。温州云天公司没有按时还款,当时起诉判决的结果,是处置抵押物予以全部执行。
几乎相同的案件,为什么前面的被认定为委托贷款,后面的被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?
对李捷克而言,当委托贷款变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,原先自己优先受偿的担保抵押物,也就是当时估价为2.5亿元的滨海园区B601B-2号地块,就要按照1.1亿元在徐世国一案所有债务中的比例,和其他债权人一起受偿。换句话说,原本李捷克案件中的抵押物被放到了徐世国涉案的资产大池子里。
司法层面的不同认定,也令这笔贷款争议不休。作为追债方,认为当地这一处置有一定的“不公”因素存在。于是,一边通过法律追讨,一边则启动案外的申诉之路。
“徐世国的公司早已处于资不抵债状况,主观上非法占有他人财产故意非常明显。徐世国的案件不仅被司法机关分割处理,而且予以重罪轻控、轻判,明显有别于温州同时期的法非集资案件。”李捷克在《关于要求制止公司不公、惩治司法腐败的紧急报告》中如是写道。
对于2015年1月的最新判决,认定李捷克和徐世国之间有2.4亿元借贷金额,且认定已经偿还1.5亿余元,李捷克表示非常不解:自己和徐世国之间,除了一笔已经执行完毕的2500万元,和一直请求诉讼的1.1亿元,并没有其他的借贷关系,何来2.4亿元?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80349000:2018-02-22 16:23:42